icon

新闻 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华为的每个“命运时刻”,任正非都讲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0-12-07

       最近受芯片危机的影响,华为被迫出售了旗下的中低端手机品牌荣耀,在切割仪式上,任正非发表了一个简短的演讲,这是近几年我看到的中国企业家最好的演讲之一。

       在荣耀送别会上,任正非说,你们要走了,没有什么送你们的,除了秋风送寒催落的一地黄叶。

       这次的演讲主要有两层意思:

       第一,为什么要剥离荣耀,以及如何做好这件事。

       第二,这次的演讲也是一场“离婚”典礼,华为和荣耀都是成年人了,面对分别要理智,一旦“离婚”就不应该再藕断丝连。

       这种果断并非狠心,任正非甚至对荣耀抱以厚望,希望它日后能成为华为在全球的最强竞争对手,甚至可以放出口号说“打倒华为”。

       他说,日后在针锋对决中,如果听到荣耀的人在骂“打倒华为”,大家不要为难他,因为有这份胆识的人,是英雄好汉。但同时,这并非意味着华为就此软弱,它对荣耀同样不会客气。

       读他的这篇讲话,再结合华为目前的处境,你可能会联想到历史上的“易水送别”,想到“无边落木萧萧下”,但是你却不会感觉到悲观,感觉到灰色,反而是在无边寒风、一地黄叶中感受到一股英雄豪气。

       在悲伤的氛围中点燃豪情,也许正是任正非的行事风格。和众多企业家不同,在管理华为时,他像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即便在企业发展向好的时候,他都时时有大难临头的感觉。

       但回顾任正非历年的关键演讲,我们却可以在他的危机感中嗅到发展的生机。

       危机

       2000年底,任正非发表了一篇当时轰动中国企业界的文章,叫做《华为的冬天》。这一年,中国即将加入WTO,美国经历了纳斯达克的泡沫破灭,正在股灾的余震中疗伤。

       华为的销售额达到220亿,以高达29亿元的利润被大家捧为中国电子百强企业的第一名。在这个让人振奋的时间节点,任正非却发出危机的信号给大家的热情降温。

       在文章中,任正非说,也许今天是华为的春天,但是冬天马上就会来临,企业跟人一样都会死,但我们要“向死而生”,做好迎接死亡的准备。这并不是一个等待的过程,而是一个自我挑战和抵抗的过程。

       基于这样的认知,任正非提出了华为需要改进的几个方面,比如要补足最短板;要从“对人负责”转变为“对事负责”,简化事事向人请示的繁琐流程;不要盲目创新,要坚持“小改进、大奖励”。

       此外,还要在公司内部建立自我批判的氛围,要有容错机制,允许干部犯错误,但要实施坚决的“赛马机制”,保证员工可以在一个规范、公平、透明的赛道上施展自己的能力。

       蜕变

       2002年,国内电信业基础投资大幅下滑,华为开始猛攻海外市场。

       在2005年,华为与英国电信签约合作,第一次进入了世界顶级运营商的采购名单,当年的海外合同销售额首次超过了国内销售额。

       在这个快速发展的时段,任正非发表了《向英国学习精细化管理》的演讲。

       在文章中,他说在全球通信行业面临严峻形势时,华为应该从三个方面拓展生存路径:质量好、服务好、低成本的内部运作。

       “对成本的运营管理才是让华为持久生存的关键”。

       比如公司内部的合同管理,当面对运营商发来的一沓厚厚的合同时,公司负责谈判的人如果没有将关键信息做出摘要,反而继续将合同传给执行的人,这就会造成很大的阅读成本,而建立合同索引制度就能很好地解决这个问题。

       他认为英国是工业革命也是现代管理的发源地,应该学习英国的精细化管理,合理计划,不要盲目。华为和国际大公司能比的是什么?重要的就是比效率,比成本,看谁能多活一口气。

       在任正非的引领下,华为一步步破茧成蝶。

       壮大

       2009年是华为扩张的年份,虽然2008年的金融海啸威逼全球经济。但一年后,华为的合同销售额超过了300亿美元,收入逼近215亿美元。

       这一年,华为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全球移动用户大会上,发布了全球第一个LTE eNodeB的商用版本。LTE是一种技术标准,最初制定LTE时,原本定位在3G技术升级版,结果后来LTE技术的发展远超预期,后续的演进版本被确定为4G标准。

       在这一年年底,任正非发表了《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前进》的演讲,表现出绝佳的勇气和信心。

       在演讲文章中,他说“风华绝代总是乱世生”,今年正值全球多数区域投资下降,各地区的经济都呈负增长。而华为能做出这番好成绩,正可谓是英雄辈出,风华绝代。

       在这一年里,华为内部开展了组织结构和人力资源机制的改革,从曾经的集权管理,过渡到分权制衡管理,让一线的员工拥有更多的决策权,“要让能听得到炮声的人,去呼唤炮火”。

       2009年底,任正非对华为的发展充满乐观。他相信接下来两年市场的变革,会助力华为成为全球最主流的电信解决方案供应商,也会提升华为的竞争力。

       值此时机,华为要实现来年销售额360亿美元的跨越。在这个过程中,华为应该对研发机构进行改革;要从成功的实践中选拔领导者,“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

       一切如期顺利达成,2009年,华为的专利申请数位列全球第二。2010年,华为获得了《经济学人》评选的年度公司创新大奖。

备战

       经过辉煌的壮大期,华为5G技术不断获得新突破,但近几年却屡遭海外市场的封锁。

       在2018年1月初,美国政府坚决反对华为和AT&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签约合作,禁止华为手机进入美国市场;2018年12月,在美国的强压下,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被捕。

       直到今天,华为依然没有在芯片危机中突围。往昔成就历历在目,但眼前危机却难渡过。

       2019年,任正非发表了《华为已进入战时状态》的演讲。

       在文章中,任正非感慨万千,他形容国内安静的环境像是温柔的秦淮河和洞庭水,但滚滚长江注定不能滞留在洞庭湖一隅,误认为太平洋真的太平。国际市场一直在沸腾,华为早已经调整好面貌,进入了战时状态。

       在这种环境中,他说华为的研发不能停留在讲故事的构想中,要做好预算规划,不能再称雄的产品线就要及时关闭,产品线不能力求均齐,而是做优。自己做不优就要引进优秀产品。

       “要聚焦成功点,而不是广铺业务面,铺开就会把力量分散,分散的力量注定炸不开敌方的‘城墙口’。”

       今天,华为可以说身处“太平洋的海啸”当中。但回顾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几乎没有一次文明的迭代是在风和日丽下完成的,而往往是在极端困难的环境下发生。刺激越大,进化越快。

       任正非在他的危机观中“向死而生”,正如真正的勇敢者,往往最了解人生的幸福和灾难,然后勇往直前,做好承受艰难困厄的心理准备。

       读完任正非送给荣耀的讲话,以及他在华为历年处在关键节点上的文章,会让我们对企业家这个职业有更深刻的理解,从而也给我们自己的人生提供很多启示。

       正如任正非所言,不管身处何处,我们要看着太平洋的海啸,要盯着大西洋的风暴,理解上甘岭的艰难。

       “要跟着奔腾的万里长江水,一同去远方,去奔赴战场,去谋求胜利。”


      来源:鞭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