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新闻 资讯

News and information

国家反垄断局挂牌后的大动作: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多家巨头被顶格处罚

发布时间:2021-11-20

  国家反垄断局挂牌后的第三天,“一把火”烧到阿里、腾讯、京东、百度、字节跳动等,多家巨头拿到了罚单。

  

  11月2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43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其中13起涉及阿里、13起涉及腾讯,百度、京东、美团、58集团各3起,苏宁易购、滴滴各2起,字节跳动、新浪、百世各1起(部分有交叉),单一案件顶格处罚50万元。

  

  包括阿里收购高德、淘宝收购饿了么、腾讯收购好大夫、腾讯收购百词斩等股权收购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京东与科大讯飞、滴滴与比亚迪设立合营企业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

  

  今年以来,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发布了多批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但这一批次手笔最大,共43例,可视为国家反垄断局挂牌强势监管态度。

  

  反垄断局成立后 “一把火”烧到巨头

  

  互联网领域经营者集中已成为反垄断监管的重点。

  

  今年3月12日,市场监管总局集中发布对腾讯收购猿辅导、百度收购小鱼集团等10起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件的处罚决定书。

  

  4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又公布对9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认定腾讯、美团、滴滴、苏宁、蚂蚁金服等公司的相关并购案构成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

  

  7月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对22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行政处罚,其中8起涉及滴滴、6起涉及阿里、5起涉及腾讯、2起涉及苏宁、1起涉及美团,单一案件顶格处罚50万元。

  

  此次,43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的处罚是今年以来最大的手笔。这也是国家反垄断局成立后的大动作。

  

  “经营者集中审查是反垄断执法机构对企业合并、收购等经营者集中行为的事前控制。通过对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经营者集中进行干预,避免在相关领域产生排除限制竞争影响,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环境,保护消费者利益。”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广普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经营者集中的申报标准之一为“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年度的全球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并且至少两个经营者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如符合即需要事先申报。

  

  而上述案例均未依法事先申报,因此遭到了行政处罚。

  

  执法监管力度加强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该批处罚13起涉及阿里、13起涉及腾讯,百度、京东、美团、58集团各3起(其中存在交叉情况)……

  

  阿里收购高德、淘宝收购饿了么、腾讯收购好大夫、腾讯收购百词斩等股权收购,均未依法申报被予以处罚,京东与科大讯飞、滴滴与比亚迪设立合营企业也未事先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

1000.jpg

  

1000 (1).jpg

1000 (2).jpg

  从处罚事由一定程度得以窥见平台巨头的商业布局。

  

  阿里在电商领域持续通过收购扩大自身影响力,外卖服务、交通出行也是重点发力领域,成为阿里本地生活服务模块的重要支撑。

  

  2017年8月,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接着2018年4月淘宝收购饿了么44.03%的股权。交易前,淘宝间接持有饿了么27.97%股权。交易完成后,淘宝将间接持有饿了么72%股权,实现对饿了么的单独控制。

  

  出行方面,早在2014年4月11日,阿里收购高德100%股权。此外,阿里还通过与万豪国际等设立合营企业,收购大搜车等填充出行板块力量。

  

  腾讯投资布局“广撒网”,互联网医疗、在线教育、大数据开发等均有涉及。

  

  2016年12月腾讯与基汇资本一起,收购企鹅医生。2017年2月9日,腾讯与好大夫在线及其原股东签署《股权收购协议》和《股东协议》,认购好大夫在线10%股权,并取得共同控制权。

  

  为什么监管对互联网领域经营者集中审查不断加强力度?要知道,2020年全年该类案件的数字仅为13起。

  

  市场监管总局新增反垄断执法二司负责的就是依法对经营者集中行为进行反垄断审查;开展数字经济领域经营者集中反垄断审查等。

  

  互联网平台武汉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围表示,互联网平台具有明显的生态化商业系统特点,也就是说平台基于自身的核心业务,大量并购相关联市场,进一步扩大在核心业务上的市场支配力量,自我优待、链接封禁等行为随之而来。

  

  “基于平台的商业生态会进一步放大这些行为的反竞争效果,一旦不被该平台的生态接纳,对于市场其他竞争对手的影响会成倍增加。”周围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所以要从源头上,在经营者集中阶段就严格审查。

  

  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惩罚力度或将大幅提升

  

  该批43起处罚案例,最早的是2012年的百度与南京网典收购南京信风案,最新的是今年1月百度与吉利设立合营企业案。

  

  在7月份发布的22起互联网领域未依法申报经营者集中案中,违法交易时间最早的为十年前,分别是2011年腾讯收购猎豹,苏宁与三菱重工建立合营企业。

  

  北京安杰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顾正平解释称,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追溯期比较特殊,只要违法行为仍在持续,即没有补报就一直处于违法行为的持续状态,那么执法机关就可以追溯进行调查处罚

  

  “依法处理未依法申报案件,既能保障各类市场主体公平参与竞争,维护反垄断法权威,不断优化公平、透明、可预期的竞争环境;又能有效督促企业提升合规意识和能力,推动企业和行业持续健康发展。”市场监管总局如此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处罚顶格为50万,该批案件中涉案企业均领到了50万的罚单。但是,有声音指出,顶格处罚对于营业额超亿、超百亿的平台企业可能无关痛痒,因此,一些企业经常忽略经营者集中申报这一前置行政审批程序。

  

  而就在今年10月首次提请审议的反垄断法修正草案中,大幅提高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的惩罚力度。

  

  修正草案第58条规定,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实施集中,且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由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责令停止实施集中、限期处分股份或者资产、限期转让营业以及采取其他必要措施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处上一年度销售额百分之十以下的罚款;不具有排除、限制竞争效果的,处五百万元以下的罚款。

  

  处罚力度的增加,将对企业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产生更大的威慑力。


      来源 : 腾讯科技